背景:
閱讀IT學(xué)生網(wǎng)新聞

2020年IT培訓機構集體渡劫

[日期:02-27] 來(lái)源:IT學(xué)生網(wǎng)  作者:QQ251048012 計算機培訓學(xué)校

渡劫.jpg

2020已經(jīng)過(guò)去兩個(gè)月了,我們受病毒所困也已經(jīng)一個(gè)月了,2020年似乎每個(gè)人都在渡劫。

  • 有朋友跟我說(shuō),我想上班,但是公司沒(méi)了;

  • 有學(xué)生跟我說(shuō),我想上學(xué),但是學(xué)校沒(méi)了……

確實(shí),一家全國13家校區資產(chǎn)過(guò)億的IT培訓機構“兄弟連”就在此次疫情之中倒下了。

兄弟連倒閉.jpg

外行看熱鬧,內行看門(mén)道。其實(shí)兄弟連的倒閉這次疫情不背鍋,只是疫情給了它們體面的說(shuō)辭。

早在肺炎疫情未到來(lái)之前,教育培訓行業(yè)遭遇“寒流”的洗禮已經(jīng)長(cháng)達一年有余,譬如2019年爆發(fā)的培訓機構集體暴雷跑路事件:韋博英語(yǔ)跑路,開(kāi)心豆少兒英語(yǔ)閉店、兒童早教機構培正逗點(diǎn)資金鏈斷裂……

2019年倒閉的教育機構.jpeg

因出現幾十家培訓班大規模的集體倒閉事件,社會(huì )影響嚴重,2019年底國家針對“預付費”問(wèn)題收緊政策,加強監管,北京就曾出臺新政:培訓機構不能一次性收取1萬(wàn)元以上的預付費,時(shí)常不能超過(guò)3個(gè)月。

大家知道IT培訓機構通常的收費是一次性收2萬(wàn)元,培訓時(shí)間是6個(gè)月,因此新政一旦落地,IT培訓行業(yè)馬上步入洗牌階段,但是2020疫情的出現打亂了一切。設想一下,就算沒(méi)有疫情,該倒閉的IT培訓班其實(shí)照樣免不了關(guān)門(mén)大吉的下場(chǎng)。

“寒冬之外,仍是寒冬。”熬過(guò)2019年寒冬,活下來(lái)的線(xiàn)下教育培訓機構手中的余糧也不多了。本想靠著(zhù)最后一點(diǎn)余糧在2020年打個(gè)翻身仗企業(yè),卻突逢肺炎疫情的肆虐,直接將其打回原形,2020年必將是大大小小的IT培訓機構重新洗牌的時(shí)代,其中的關(guān)鍵就是現金流。

教育機構的現金流正與時(shí)間賽跑

松鼠AI聯(lián)合創(chuàng )始人周偉在接受《華夏時(shí)報》記者采訪(fǎng)時(shí)表示:

如果疫情在3個(gè)月之內結束,大概60%的線(xiàn)下教育機構會(huì )倒閉,如果再延遲一個(gè)月,線(xiàn)下教育公司死亡比例可能增加到80%。

這位線(xiàn)上K12教育大佬為什么這么說(shuō)呢?這是因為自從出現疫情,國家就明令禁止,線(xiàn)下的培訓機構不得繼續開(kāi)班開(kāi)課。

目前所有的培訓機構已經(jīng)全體停課一個(gè)多月了,沒(méi)有營(yíng)收,仍有成本,還面臨學(xué)員大規模退費的風(fēng)險。那么為什么以3個(gè)月為期呢?

清華大學(xué)經(jīng)濟管理學(xué)院、北京大學(xué)匯豐商學(xué)院、北京小微企業(yè)綜合金融服務(wù)有限公司聯(lián)合對995家中小企業(yè)進(jìn)行了調查,出具的報告讓人更為擔憂(yōu)。在最為直觀(guān)的現金維持時(shí)間維度上,34%的企業(yè)只能維持1個(gè)月,33.1%的企業(yè)可以維持2個(gè)月,17.91%的企業(yè)可以維持3個(gè)月。

現金維持時(shí)間.jpg

換言之,在接受問(wèn)卷調查的995家中小企業(yè)中,85.01%的企業(yè)的現金流最多能維持3個(gè)月,三個(gè)月之后,恐再難自救。

既是人力和租金【重資本】又是學(xué)員【預付費】的培訓行業(yè)的情況只會(huì )更加糟糕。不但有租金、社保、員工薪資、債務(wù)本息、貨款等這些【重資本】仍需支出,而且大部分現金流來(lái)自于學(xué)員的【預付費】,學(xué)員可以要求退費,一旦出現學(xué)員大規模退費,教育機構手上的現金流更不會(huì )撐得過(guò)3個(gè)月。

相比較行業(yè)的頭部玩家,腰部以下機構生存就更加艱難,小機構抗風(fēng)險能力孱弱,現金流往往連一個(gè)月都撐不過(guò)去。可能很多已經(jīng)難以承受房租、人工及貸款的壓力,倒閉關(guān)門(mén)只在頃刻之間。

什么樣的IT培訓機構屬于“腰部以下小機構”呢?答案是年招生量1000人左右的IT培訓班。

500名學(xué)員就是一家IT培訓機構的盈利紅線(xiàn)

如果一家IT培訓機構一年有500個(gè)學(xué)員,每個(gè)學(xué)生交費2萬(wàn),則是1000萬(wàn)的收入。我們要看一家500人年收入1000萬(wàn)的IT培訓機構是否盈利,就要看它的三大成本——人力成本、獲客成本和房租。

對于IT培訓機構來(lái)說(shuō),人力成本是占最大比重的,通常聘請大神級講師一人就要支付60萬(wàn)年薪。

如果50個(gè)人一個(gè)班,一家500學(xué)員的培訓班最少要配備10位靠得住的講師吧?除了大拿講師之外,IT培訓班的用人成本還要包括班主任、客服、招生、運營(yíng)、行政、財務(wù)、后勤保障等幾十名員工每年的工資和社保。

參考商學(xué)院記者調查IT兄弟連倒閉事件的數據:

為了提升業(yè)績(jì),又高新聘請很多職業(yè)經(jīng)理人和專(zhuān)業(yè)教育人才,頂峰時(shí)兄弟連公司總人數高達700多人,短期內也沒(méi)有完成業(yè)績(jì)的轉化,反而大大增加了人力資源的成本。2020年春節前,兄弟連的團隊已經(jīng)減少到不到130人,公司的資金鏈已經(jīng)非常緊張,虧損還沒(méi)有扭轉。

倒閉前夕資金鏈非常緊張的兄弟連在經(jīng)過(guò)大規模裁員之后,依然保留130人的團隊才能維持正常工作,可見(jiàn),經(jīng)營(yíng)一家IT培訓機構需要多少人力??jì)H僅這些人力成本就占據一家培訓班收入的一大半。

IT培訓班除了人力成本之外, 第二大成本支出就是獲客成本,大白話(huà)說(shuō)就是廣告費。

參考商學(xué)院記者調查IT兄弟連倒閉事件的數據:

手里拿到上億元的資金后,為了完成對賭的業(yè)績(jì),李超曾經(jīng)拿出大筆資金用來(lái)投放廣告,2017年兄弟連在百度上花了3000萬(wàn)元投放廣告,2018年又在百度上花了2000萬(wàn)元,這些還不包括負責投放營(yíng)銷(xiāo)的團隊成本,實(shí)際效果卻沒(méi)有達到預期目標

這個(gè)數據說(shuō)明了什么?相當于當你給IT培訓機構一塊錢(qián),它就能掰開(kāi)一半支付百度的廣告費。

當然這只是失敗案例的數據,并不能代表大多數IT培訓機構,不過(guò)見(jiàn)微知著(zhù),IT培訓行業(yè)一位學(xué)員的獲客成本通常在6000元左右,而學(xué)員的學(xué)費是20000元,相當于當你給IT培訓機構一塊錢(qián),它會(huì )掰成三份,一份支付百度的廣告費。

當然,廣告費也不止百度一家收。受到網(wǎng)紅帶貨的啟發(fā),眾多大流量媒體號大V們成了IT培訓機構投放廣告新的戰場(chǎng)。

當你在知乎、B站、公開(kāi)課、公眾號這些平臺上被各種“掃碼關(guān)注領(lǐng)取學(xué)習資料”所吸引加上某些“大佬”之后,是不是就各種讓你掏錢(qián)買(mǎi)課了?

入群費.jpg

還會(huì )誘導你加群,加了之后發(fā)現是個(gè)“殺豬盤(pán)”,群里500人499個(gè)都是托兒,在群里“同學(xué)們”的氣氛烘托之下,你是否就心動(dòng)了?

殺豬盤(pán).jpg

據悉,這些媒體小編們的廣告費可不低,一篇10萬(wàn)+的收入可以吃一年。除此之外, 還有不可描述的灰色收入,比如誘導你關(guān)注之后,轉化成功的話(huà),提成也是不菲的。

IT培訓機構在這些小編身上的投入的費用一點(diǎn)都不比百度競價(jià)少,羊毛出在羊身上,各種各樣的“獲客成本”最終全部是由學(xué)員來(lái)買(mǎi)單的。

第三大成本支出是房租。在一二線(xiàn)城市通常容納500人的教學(xué)場(chǎng)地租金每年大概200萬(wàn)左右。

參考商學(xué)院記者調查IT兄弟連倒閉事件的數據:

兄弟連倒閉前的辦公地點(diǎn)位于北京昌平區沙河鎮奇點(diǎn)中心B座,這里遠離市區,但是奇點(diǎn)中心規模很大,三座辦公大樓,底商有很多餐飲和零售店。兄弟連在B座租用了6層和7層辦公,據大樓保安介紹,兄弟連在節前就已經(jīng)退租了,從辦公室內的場(chǎng)景看,兄弟連應該在節前就已經(jīng)結束了這里的辦公,并不是疫情爆發(fā)后才退租的,保安也證實(shí)了節后就沒(méi)有人來(lái)過(guò)兄弟連的辦公區,這里一直都是封閉狀態(tài)。記者在其辦公區的墻上張貼的“巡班日志”的最后一次記錄是2020年1月13日上午九點(diǎn)多。據了解,這里就是兄弟連業(yè)績(jì)滑坡后,從每年400萬(wàn)租金的辦公場(chǎng)地搬到相對偏僻,年租金只有100萬(wàn)的辦公地點(diǎn)。

根據兄弟連的學(xué)員所說(shuō),他在2019年8月入學(xué)時(shí)機構還有大概10個(gè)班級在上課,大概人數正是500人。然而2020年1月份時(shí),這個(gè)校區只有200人左右了?梢(jiàn),倒閉之前的兄弟連為200學(xué)員在偏遠郊區的一個(gè)商場(chǎng)的樓上租賃的場(chǎng)地,也價(jià)值100萬(wàn)元。

經(jīng)營(yíng)一家IT培訓機構,除了人力、獲客和租金之外,還有每年要向國家交幾十萬(wàn)的稅,股東每年分紅等等其他各項開(kāi)支就不一一表述了。大家算一算,一家只有500人年收入1000萬(wàn)的小機構的資金鏈是否堪憂(yōu)?手里的現金流是否捉襟見(jiàn)肘?

就算沒(méi)有疫情這種黑天鵝事件,這種小型IT培訓機構都是幾乎不盈利,甚至老板是要賠錢(qián)的,更何況遇到這種事,往年的這時(shí)候正是IT培訓機構招生的一個(gè)高峰期,年前沒(méi)有備足現金流的,指望春招解圍的機構恐怕都要涼了。

只有最頭部機構有可能實(shí)現盈利

跟大家算完了IT培訓機構營(yíng)收的帳,不難看出,小型機構資金鏈易碎,只有體量大的,學(xué)員人數多的最頭部機構才有現金流的保障。

這里不得不講一下2003年非典疫情之時(shí),死而后生的企業(yè)——新東方。

那時(shí)的新東方退學(xué)費的同學(xué)從四樓一直排到樓下,退還的學(xué)費、老師的工資、場(chǎng)地的租金讓新東方產(chǎn)生2000萬(wàn)的資金缺口,差點(diǎn)倒閉,好在當年老俞已是全國最著(zhù)名的英語(yǔ)老師,朋友多人脈廣,借了2700萬(wàn)抗過(guò)了疫情。沒(méi)有開(kāi)除老師,也沒(méi)有拖欠工資,凝聚了人氣,挺過(guò)非典危機的新東方迎來(lái)高速發(fā)展,死里逃生的三年以后,新東方2006年赴美上市,成為中國民營(yíng)教育的第一股。

俞敏洪.jpg

俞敏洪在接受采訪(fǎng)時(shí)說(shuō):

老師的工資你還得照發(fā),各個(gè)辦學(xué)點(diǎn)的租金你還得照付,學(xué)生沒(méi)有來(lái)報名的,還有不斷來(lái)退款的,明顯的賬上的錢(qián)是不夠的,新東方差點(diǎn)就沒(méi)了,那段時(shí)間所有中小培訓機構都倒閉了。我的人緣比較好,有兩個(gè)朋友在一天之內給我籌集了一千多萬(wàn)人民幣,最后把學(xué)生的學(xué)費全部退完,關(guān)門(mén)大吉,等了兩個(gè)月,非典的警戒撤除以后,學(xué)生又開(kāi)始把錢(qián)全部交了回來(lái),把這個(gè)危機給扛過(guò)去了。

這個(gè)故事不但告訴我們一家企業(yè)在突發(fā)事件中現金流的重要性,還告訴我們“良心不是只靠嘴皮子說(shuō)的,更要有雄厚財力作為保障,所以2019年出現培訓機構集體暴雷跑路事件時(shí)老俞站出來(lái)說(shuō)了這么一段話(huà):

教育領(lǐng)域承擔一個(gè)最大的責任是什么?就是我們都是先收學(xué)生的錢(qián)!我們常常會(huì )發(fā)現很多教育機構做不下去了,最后的結果老百姓幾千萬(wàn)上億的錢(qián)放在這,你就把它用沒(méi)了,因為預收款你很容易超額支付,最后的結果是學(xué)員損失了錢(qián)耽誤了學(xué)習,我覺(jué)得這個(gè)從良心上來(lái)說(shuō)是說(shuō)不過(guò)去的!我們賬上存的錢(qián)隨時(shí)都可以把學(xué)生學(xué)費退完了,這個(gè)是我們的硬性標準!

不愧是經(jīng)歷過(guò)非典危機的大公司,只有這樣的公司才有氣魄說(shuō)出“我們賬上存的錢(qián)隨時(shí)都可以把學(xué)生學(xué)費退完了”這種豪言壯語(yǔ)。放眼IT培訓機構,哪家敢說(shuō)?

沒(méi)有經(jīng)歷過(guò)非典的IT培訓機構此時(shí)一籌莫展,年輕的IT培訓班束手無(wú)策,只能選擇用金融工具來(lái)救急——貸款。但此時(shí)金融機構也紛紛收緊資金,調整風(fēng)控。就算疫情過(guò)去,恐怕也只給優(yōu)質(zhì)企業(yè)放款,畢竟金融不是做慈善,“馬太效應”就是這樣的殘酷。

當全國所有的IT培訓機構站在同一起跑線(xiàn)時(shí),總會(huì )有一些機構對于疫情沖擊的免疫力更強而脫穎而出,另一些中小型教育機構則加速了死亡。

大潮退去,就知道誰(shuí)在裸泳.jpg

大潮退去,就知道誰(shuí)在裸泳 。

彼之砒霜吾之蜜糖,疫情不會(huì )一直持續,有實(shí)力的機構已經(jīng)蠢蠢欲動(dòng),可能正在謀劃一場(chǎng)收割。民營(yíng)機構身在弱肉強食的資本市場(chǎng),大魚(yú)吃小魚(yú),小魚(yú)吃蝦米,沒(méi)有金融大腿抱,小機構只能被大機構吞并。

如果說(shuō)從2018年下半年開(kāi)始的資本寒冬讓教育企業(yè)開(kāi)啟了淘汰賽的進(jìn)程,那2020的疫情則讓這場(chǎng)比賽的結果來(lái)的更早一點(diǎn)。

寫(xiě)到這里,我猛然想起2019年初美團CEO王興的那句話(huà):

2019年是過(guò)去10年里最差的一年,卻是未來(lái)10年里最好的一年。

我想說(shuō),2019年培訓機構集體跑路,2020年培訓機構集體渡劫!

IT學(xué)生網(wǎng)內容分類(lèi)